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视教育工作室(原创)

Pingshi Education Workshop

 
 
 

日志

 
 
关于我

各位博友:当下博客功能已然是我的“笔记档案”了。因为weixin,所以,大家都去了那里。怎样去呢?可以搜寻我个人weixin公众号——王国平。然后点击“关注”,我们即可在手机相见。

网易考拉推荐

那 雪  

2018-02-04 16:59:54|  分类: 秋拾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年,我想起了那雪,想起了飘雪的老家。

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哼唱起了当年张明敏唱的《我的中国心》,不过,改词了:

雪乡只在我梦里

北国已多年未亲近

可是无论怎样也改变不了

我的东北心

…………

唱着唱着,眼前浮现出那年那日,那风那雪,还有我那雪做的“洞房”。

那一夜,北风任性,呼啸刺耳,白雪狂舞,天地茫茫,我躲在新婚不久的小家中,听雪。

 

新房不新,是老房,是草屋顶的房子,在鹤岗兴山沟子南,一趟房住了十户人家,也都是老户老邻居。老邻居很亲,过去四十多年了,还记得赵婶家、吴大娘家、王婶家、张大娘家等,也记得那年感悟到,我的邻居家称呼有点意思,很母系社会。

没法子,环境所迫,让我等后来人,也没抵抗力,也成为家里的被领导者。

 

那夜,很漫长。

到了自然醒时,窗外依然黑着,一看表,觉得不对劲。

走到外屋,想从门玻璃看看外面,也不见天光,哎,天该亮了呀!这是咋回事?忽然,有点惊悚,一推门,竟然推不开了!

我家被大雪埋住了。

那一刻,感觉自己有些渺小地蜷缩在偌大的雪世界中,如何走出去?!

屋内找到一只小煤铲,就用它一点一点地从门缝铲出一条“雪路”,可走进小院却依然不见天日,那一刻,我忽然兴奋了,喊夫人出来:快看,太美了!这是老天爷给咱弄的洞房呀!是用雪做的洞房。

 

吴大娘住我西邻,慈祥,个头不大,除了每天给上班的吴大爷做饭和拾得屋子,还得照顾着住在门斗房的儿子儿媳。

吴大娘对我俩的好,没的说,像自己家孩子一样。人说,远亲不如近邻,还说,拆了墙就是一家人,吴大娘就把我们之间的木板墙拆了个小门。于是,我们竟然把自己家大门锁住,就走吴大娘家的门。

同事去我家时戏言,这是旁门左道,我立马纠偏,说,是亲情大道。

想到这,就会从心底涌出一份暖暖的感觉,也想兴山老邻居。

 

当然,还会想那雪的味道。

我正使劲吸着雪的清香味道时,忽然“雪崩”了,洞顶坍塌,我抖擞完了满身的雪,仰望透进来的光亮,很有一种重见天日的感觉。

其实那晚路上的雪并没有这样厚,小院被雪埋住的原因是因为风,是那夜的大风卷起千堆雪,然后飘落在我家四面封闭的小院后,就住下了。

不管咋说,1980年的那场大雪,确实很大。雪停之后,交通工具只剩下人的两条腿,至今还记得在门前路上看见的景象,过往的行人绝对没脾气,怎么看都不像是在走路,左脚插进没到大腿根的雪中后,再艰难地拔出后面的右脚,那镜头很有红军爬雪山的样子。

 

离开老家21年了,尽管也遇到过大雪,也嗅到过雪的味道,但不知为啥,总觉得跟老家的雪味差点什么……

直到年前,我给澄迈新佳艺幼儿园的家文化写了一个“家”字,然后顿悟:外乡的雪和老家的雪相比,就差了一点家的味道。

 那  雪 - 社会闲达 - 平视教育工作室(原创)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