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视教育工作室(原创)

Pingshi Education Workshop

 
 
 

日志

 
 
关于我

各位博友:当下博客功能已然是我的“笔记档案”了。因为weixin,所以,大家都去了那里。怎样去呢?可以搜寻我个人weixin公众号——王国平。然后点击“关注”,我们即可在手机相见。

网易考拉推荐

你的孩子是“学习型学生”吗  

2017-10-26 10:58:27|  分类: 家教茶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不久,学前工委在登封嵩湖国际幼儿园组织的“学习力沙龙”上,来自鹤壁康乐教育张震一家被大家公认是“学习型家庭”,来自洛阳西工区双语幼儿园赵留军董事长所带的团队,也被大家定义为“学习型团队”。

那一刻,不知为何,我忽然惴惴不安了……

好一阵子才明白,我当时下意识的想到了当下学校的学生,并问自己:他们是学习型学生吗?

这一问,问的心里好个沉闷,记不得是谁批评中国教育说过:中国的中小学没有学生,只有考生。我认为,这是对应试教育最恰当的非学术解释,也是对功利性学习的批评。说到这又想起一名笔锋尖锐的时评家,说当下企业都在讲文化,唯独文化局却在谈钱。

接下来我又想到了一个问题,动物和人类真的有区别吗?我看没有,有的只是差别,而这个差别就在于学习力,也正是因此才把人说成是高级动物。那么,我们是否可以说,人的基本生命态除了呼吸、饮食、睡眠之外,还有不断地学习。而且,人类的学习不仅于为了生存,而是生命的一种基本形态。

说到这忽然有点惊悚了,因为我想到了只有呼吸、饮食和睡眠的那种人——植物人。而推理下来,不会学习的人等同于植物人。不过也不要紧,事实上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不会学习的人,只有不爱学习的人。

真的有生下来就不爱学习的人吗?我敢断言,没有。每个人来到这个新鲜的世界都带着一颗好奇的心,都有一股源自于生命内核的学习力,这个叫做学习力的东西不仅仅是学习能力,而是包含着学习原动力要素的意义。

但可怕的是,后来当儿童走进了我们很功利的教育体系后,这个健康的原生态的学习力会遭遇破坏的。比如,在小学老师被学生考试分数而考核的情况下,在家长被社会上一切用分数说话的价值观下,孩子们这一学习的主体,自己却无法给自己做主了。

他们在被动着学习,在不知道为谁学习着,甚至在“成绩能决定好学生”的危控心理下学习着。他们的学习生态已经被我们的学校教育扭曲的目标所扭曲,他们的学习心理没有自然而然,没有幸福而言。

这样的话,还有“学习型学生”吗?!

尽管不能一概而论,但谁又能否认这一相对比较普遍情况下的事实。

这是一个社会系统下的教育问题,所以,仅仅一名老师、一所学校,甚至仅仅从教育出发,这个难题会难倒一大片,会让智者也扼腕叹息。所以,我愿以点穴的手法,先从家长的儿童成长观下针,刺激一下我们家长,至少让家长望子成龙的心态冷一些,让家长“逼着孩子出成绩”的态度缓一缓,让家长多还给孩子一些本该属于他们的时间,让孩子活的像孩子一样。如此,孩子在学校的学习才不会被“逼上梁山”,才会显得有点从容,才会有点“学习型学生”的样子。

总而言之,如果我来给“学习型”下个定义,应该涵盖以下三大行为要素:

1、一天不读书学习就难受:这种心态才是真正的健康态,是真正的“脑白金”,因为,读书的过程就是丰富自己,就是建构生活。所以,这种学习心态很养生。

2、见到新鲜事就去围观和研究:有许多年龄虽大心却不老的人,其特点就是善于接纳新鲜事物,见到自己不懂的事就“围过去”,非要弄出个究竟才罢休。

3、两人行必有吾师:读书必低头,学习要谦虚。极致的学习型品质就是随时随地,见到谁都有一种学习意识,都要从他人那里给自己补充能量。

    好了,最后说一个但愿:但愿我们的孩子们在家长和老师的保护下,既能取得好成绩,还要保护好孩子们学习的健康态,让他们具备“学习型学生”的本质。

你的孩子是“学习型学生”吗 - 社会闲达 - 平视教育工作室(原创)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