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视教育工作室(原创)

Pingshi Education Workshop

 
 
 

日志

 
 
关于我

各位博友:当下博客功能已然是我的“笔记档案”了。因为weixin,所以,大家都去了那里。怎样去呢?可以搜寻我个人weixin公众号——王国平。然后点击“关注”,我们即可在手机相见。

网易考拉推荐

天才教育与废才教育  

2017-01-03 09:06:52|  分类: 闲话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说说天才教育,顺便也说废才教育(我的说法)。

美国心理学家特曼(Lewis M. Terman)认为,天才仅仅意味着智力水平高,是一种潜力,而不是成就。特曼在研究的基础上指出,智商在140以上者可谓“潜在天才”。

沿着特曼的界定,我们会得到三个观点:

第一,天才是天生的才能;第二,能称作天才只是部分人;第三,天才不是教出来的。

然而,我国早就认识到,尽管天才不是教出来的,但教育对发现和保护天才却有着实在的意义。比如,王安石笔下写了一位叫方仲永的儿童,属于没读书就会作诗的天才。后来,他的才能被发现后,父亲带着他到处嘚瑟并用其赚钱。最后,“泯然众人矣”。也就是说,方仲永的才能没有得到“有教育的保护”,成人后便归为平凡。

于是,我们看到了教育和天才的关系所在。

但是,我更认同成善伟先生在他的《混龄教育》书中,基于实践定义的“天才”和“天才教育”。他的思想意蕴下,天生之才即天才。也就是说每个儿童都具有天生的才能,对教育而言,界定并没有更多的意义,而保护和发展儿童的天才,才是教育所为。

我思考过天才与教育的问题,并结合我国目前基础教育中的一些实际,归结了两大问题:一个是超前教育问题,一个是泯然教育问题(这是我的说法)。

首先说超前教育。

我不是简单的反对超前教育,因为儿童的发展本身就体现着“同龄不同能”,而对于一些超前发展的儿童,我们总不能生拉硬拽不让人往前走吧。但这毕竟是少数儿童,不适合普遍意义上的儿童教育,也不在普适规律中。

不过,即便有王安石的劝告,国人的意识中,依然热衷于发现和制造神童。尤其在当下的教育市场中,在经济利益驱动下,就会有人投其所好,推出“超前教育”模式和“人造神童”计划。记得十年前就有一人,看着儿童的脑袋圆否去认定天才,然后以“天才教育必须天价”的说法,把手伸向急于把孩子打造成天才的家长口袋。

包括更现实和更普遍的问题就是学前班。在读小学之前,先给儿童封闭式超强度进行一年级课本教学。结果是,这些违规抢跑的儿童,刚进小学时很神气,都误以为自己就是神童。可等大家都进入正常学习形态后,这些被过度教学而伤害的学习品质问题随之出现,让家长悔之晚矣。

近来一直有教育专家和教育实践者在呼吁,用理性语言说,教育是等待;用浪漫诗意说,静待花开。其实,这哪里是理念呀,在我看来,这分明就是对所谓的超前教育问题所提出的一种抗议!

再说泯然教育。

这个概念定义未必严谨,是我自己的说法,也是基于不当的教育之下,把一些儿童先天的才能给磨灭了,变成庸才甚至废才的教育。

我先说一个真实故事。我刚走进私立学校时,有一次人力资源部去人才市场招聘老师,回来时兴奋的告诉我说,招来一个物理系研究生。那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研究生属于稀有资源。听后我也很兴奋,说研究生下嫁到中学了,欢迎!

我安排他教高中物理,结果一堂课下来学生不干了,听不懂。尽管我心凉了半截,也认了,因为教师队伍有研究生毕业的人,这对私立学校的宣传很给料。后来就安排到了物理实验室当实验员,他也认栽,图个清静。

别忙,故事才开始。我当时兼高一物理课,上实验课时没有打点计时器的纸带了,他就去市里市外跑了两天也没买到。等我即将上课了,他只给了我一个无奈的面孔和手势。等我问清楚了过程后,我比他更无奈,就直接给他上了一次课。我让他到美术组拿两张白纸,让后用美工刀和长尺做工具,一刀下去就是一根纸带。就这么简单的事,书呆子看呆了……

这个故事说明啥?不言自明,就是看出了我们的灌输式书本教育的问题所在,我们的过度化教学之下,学生那些天生的才能在不断的“被标准化”后,在薄薄的书本中,用十几年的时间,硬是给磨成了“不教就不会”的“被教惯了”的中国式学生。而那些具有天才属性的原生创造力和主动学习力哪去了?我看是被考试岁月给活活的吞噬掉了。

这叫做什么?我看就是“废才教育”,是“废掉了武功”后还给个文凭的教育。

我无言,只有呜呼!

那么,我们该如何呼唤“保护和发展天才”的教育呢?我看立足点应该是现代教育的定语——个性教育。或解释为,让每个孩子都得到适性和舒展的教育环境。

这确实很有点理想化,许多人也就说说而已。但程善伟不是这样,他认定了这个方向,并在海南蒙妈妈幼教机构潜心做起了学前幼儿的实验。他提出的全新混龄教育模式下,以“教大不教小”的大混龄结构,在探讨着发生在大小儿童之间“自然而然发生的教育”。我以为这样的教育“很圆润”,小孩子在没有过度干预的自然环境下,自由自主地吸收,大孩子和教师之间发生的学习中,也无意和有意地言传身教和影响着小孩子。于是,我们看到了,儿童那种天生的才能得到了自然的保护和发展,而不是被刻意的教学和超前的赶压或碾压所破坏。

对于善伟的实验我很期待,我以为,不管天才教育的定义准确与否,这里诠释的毕竟是教育的真谛;也不管透过一线天我们能看到多少天光云影,毕竟有善伟先生在躬身探路前行。

天才教育与废才教育 - 社会闲达 - 平视教育工作室(原创)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