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视教育工作室(原创)

Pingshi Education Workshop

 
 
 

日志

 
 
关于我

各位博友:当下博客功能已然是我的“笔记档案”了。因为weixin,所以,大家都去了那里。怎样去呢?可以搜寻我个人weixin公众号——王国平。然后点击“关注”,我们即可在手机相见。

网易考拉推荐

美国归来话安全  

2016-11-14 21:59:46|  分类: 幼教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言在先,我不是说社会治安那点事,而是要说说吃得安全和学的安全。

前几天,与学前工委一行赴美国参加幼教年会,并考察了几所幼儿园和小学。包括,从西到东,一路旅游,一路分享,一路思想。

回国后,陷入深思的第一道题便是食品与学习的问题,既,两个安全。

第一是吃得安全。

话题来自于陪伴我们的导游,在谈到购物时,有人问,会不会买到假货?并非巧合,东西部两位导游在接这个问题时,都满满自信地说:如果发现有假,跟我说,我帮你起诉,会得到极其丰厚的赔偿金。我们继续问:能赔多少?导游说:可以让我不用再辛苦的做导游了,可以让生产厂家或者是卖家破产。

再后来,导游就说到了,在美国买啥都放心,尤其的食品一类,各种检测极其严格,出了问题后果相当严重。谈这话时司机小吴以自己为例说:以前他开大货车从西部送冷冻肉鸡到东部,三天时间的奔波,到了超市检测没过关,拒收了。他说:原因很简单,仅仅是车内货物摆放倾斜。他还说:主要检测的是肉鸡温度,上下幅度不能超过两度,差一点都不行,美国人在这方面很绝情。他们把吃得安全看做是天。

那一刻,我们一行人都沉默了,有一种“国哀情绪”,也都在想一个问题,那些制造瘦肉精的家伙,那些研究和实施给黄瓜点避孕药的聪明人,那些往奶粉里添一些乱七八糟的厂家,这些为了赚钱“人害人”没有底线的行径,为啥在国内屡屡出现,打下一波,又来新花样。

结论也极简,在美国犯罪的成本极高,一旦做了如此的坏事,这一生就完蛋了。而不是在中国,弄一弄罚点款完事,最坏结果是“刑满释放”再做。

我思考的结论有两条:

第一是,并非美国人不想这样做,而是不敢这样做。因为,他们敬畏制度,因为他们的制度不是闹着玩的。第二是,中国要想改变现状,也必须从制度建设抓起,而且,治乱当以重典。

第二是学的安全。

这一行我和大家一样,都在关注“学在美国”的问题,并一直在讨论一个题,为啥要把孩子送到美国读书?美国的教育究竟比中国好在哪里?

这个题导游小闫说的最多,也最简单到位。他说,来美国基本都是为了孩子。我问:为了孩子什么?是不是为了孩子能成才?他很直率,说:我不是这样认为,我怕在国内弄过分了,最后弄得孩子不学习咋办!

他无意间说出了一个概念——学习安全。这话是我说的,是针对国内强势、强迫学习形态下,最终可能以任务目标取得好成绩,却很大可能会损伤到一个人终生学习的内在动力,也就是学习的原生命态。这个后果极其严重,目前在国内已经充分体现在大学生身上了,那些考进大学后就不读书的学生,就男女成伴,嬉闹校园等现象,便是恶果所在。

对比之下,我们在美国走过的五所大学中,看到的大学生不是这样,是步履匆匆的脚步,是如饥似渴的读书,是参加各种社会义工。

在此期间,也和美国定居的几位老学生交流过,孩子在这里读书累不累?几乎无一例外的回答都是“不轻松”。但还补充说:不轻松不等于不愉快。我问:这怎么解释?他们说,这是因为他们的教学模式很活泛,学生在许多时候自己说了算。并且,老师也不用任务、考试来评价学生,更多的是宽容、鼓励。

这个说法在我们考察的一所有小学和初中的学校中得到佐证,他们的校长说,他们学的东西不少,也有考试,还有社会实践,绝不轻松,学生蛮紧张。

我对此做的结论是:学习安全不是学多少,而是给学生一种怎样学的环境和动力。那种纯任务型的外在动力很危险。而这点恰好是国内基础教育的基本做法。

美国归来话安全 - 社会闲达 - 平视教育工作室(原创)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