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视教育工作室(原创)

Pingshi Education Workshop

 
 
 

日志

 
 
关于我

各位博友:当下博客功能已然是我的“笔记档案”了。因为weixin,所以,大家都去了那里。怎样去呢?可以搜寻我个人weixin公众号——王国平。然后点击“关注”,我们即可在手机相见。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不想说的故事  

2015-11-11 17:50:09|  分类: 幼教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想说总有不想说的理由,我的理由是说不清楚,是心底深处感到了五味杂陈。

尽管过去几年了,但今天和一位幼儿园园长交流时,还是说了出来,并引发同感。她对我说,这个故事不仅一个,有许多,也有许多人经历过不愿意说。原因也相同,怕幼儿教师心理受伤,怕这属于传播负能量。

故事是这样的:

几年前,一位幼师毕业的女孩,带着热情和憧憬走进了幼儿教师的行列。用园长的话讲,这是一个天真、率真、阳光的女孩,尽管刚参加工作没有经验,但是她好学并热爱着幼师工作。

然而,工作不到三个月,有件她没有意想到的事让她的人生遇到了拐点。那天,她组织班级孩子站队去户外活动,有一个任性的男孩不服从她的要求,情急之下,她用手拽了男孩的衣服,用力大了一点,男孩一个没站稳跌倒了。

尽管孩子没有摔伤,尽管老师扶起孩子后还安慰一番,但回家后孩子却跟妈妈告了“御状”,说老师打他了。第二天,妈妈便气势汹汹的带着几个亲戚来幼儿园兴师问罪,并调出幼儿园监控找到了证据。在证据面前这个老师只有一个劲的检讨,可家长却不依不饶,一定要园长给个说法,并提出了一个要求,让幼儿园赔偿他们的精神损失费,说孩子吓着了。其中,还有一个跟随来的一个男子汉还要动粗,吓的老师不得不躲藏起来。

最后的结局似乎大家能想到,园长被逼之下把这个年轻的老师解聘了。

但这不是故事的结尾。结尾是,一周后,这位老师给园长发了一条长长的短信。短信中除了跟园长检讨之外,最后说了一句:我这辈子再也不干幼教了,宁可去酒店当服务生。

就这样,就这么一件事,让一名幼儿教师的美好未来和梦想都破灭了。那年,听到这个所谓的故事后,我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最后纠结在一些问题上:为什么这位家长不能宽容一下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为什么我们的孩子被娇宠到如此的程度?为什么园长没有胆量保护一次自己的老师?是我们遭遇了个别的家长吗?还是我们这个社会的文化出了问题?

千肠百结,纠结中我想到了另一件事,是发生在一所小学的类似问题。也是老师失控后动手的事件,也是家长找到校长要说法的事。其中,家长的观点是,我可以动手,你不可以!这句话不得不让我联想到了几十年前,想到了我们读书时,一个同学淘气被老师踹了一脚,然后老师还就此找家长。等家长来到学校后,只干了一件事,跟老师道歉,说他的孩子不懂事,惹老师生气了。想想看,今昔确实大不同,当年我们那些孩子的乳名就没有叫过“宝宝和贝贝”的,都是“狗剩”。于是,想明白了,当下的孩子太金贵。

但继续想下去,又想不明白一个问题了。几千年来中国的教育给教师的工具不仅是一支笔,还有一把教育学生的戒尺。我不敢妄论戒尺的正确与否,但百思不得要领的是,我们几千年的教育方法和理念都错了吗?只有这三十几年的教育才是对的吗?

当然,在当前的教育中,我也不敢说是,也不敢说非,甚至我在学校管理中,也把动手打学生和变相体罚学生做为教师师德的高压线。不过,就这个故事来讲,我还是规劝家长,任何事情要本着一份宽容,在没有过分的情况下,多理解一下做教师的难处,别把教师神话了,教师也有情绪失控的时候,尤其的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他们正在成长中。

还有当下的媒体,一旦发现了负面幼师事件,不做细致调研,立刻围观,发布新闻,赢得受众。可是,谁又关注了幼师工作的辛苦,谁又去报道幼师像妈妈一样为孩子做的那些充盈爱心的事迹?!我们真的需要正能量,我们更需要理解一下无私奉献的幼儿教师。

一个不想说的故事 - 社会闲达 - 平视教育工作室(原创)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