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视教育工作室(原创)

Pingshi Education Workshop

 
 
 

日志

 
 
关于我

各位博友:当下博客功能已然是我的“笔记档案”了。因为weixin,所以,大家都去了那里。怎样去呢?可以搜寻我个人weixin公众号——王国平。然后点击“关注”,我们即可在手机相见。

网易考拉推荐

关里家  

2015-01-05 11:46:26|  分类: 秋拾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些时候和一位黑龙江同学电话聊天,因为他的老家在河南,所以我问:啥时候回关里家呀?此话一出,我忽然一愣,“关里家”这个曾经太熟悉的词,这个独属于“闯关东”一族的名词,如今,久违了。

我出生在黑龙江鹤岗,因为是北大荒,因为是煤矿,所以,一代代被饥荒逼迫,背井离乡,从山东、安徽、河南迁徙到东北讨日子的人,都称老家为“关里家”。而这个“关”的界定就是山海关,关东三省就指现在的东北,其余都属关里。

没有谁统计过,但大家都认为,在我们那里至少有70%以上的人都是从“关里家”过去的。有的是1960年左右自然灾害时去的,有的更早一些,属于解放初期过去的,还有再早一些的。我的祖辈就是早期闯关东的人,是曾祖携领我爷爷,从八仙过海的蓬莱渡海去的东北。

小时候,我有许多同学就是出生在关里家,之后随父辈闯关东。所以,他们说话总会带有一些关里家味道,并且,只要提到关里家时,都有一种情感于其中。似乎,关里家才是他们真正的家,流露着眷恋。特别是在工作后,在煤矿当矿工时,周边的工友几乎都是从山东、安徽或河南过来的,所以,每天耳边都是关里口音,熟悉到我也能说几句,也能混迹其中真假不辨。

但我不懂关里家,因为在我的家族系列中早如断线风筝,找不到老祖宗的归宿了。不过,从同学和工友中依然会感受到老家的味道,这个味道源于地瓜干和花生米。这两样好吃的东西在那个食物匮乏的年代,是我们的最爱,谁家来客了,能炒一盘花生米都是好菜。

那次,在青岛与几位朋友谈东北人的事,他们说东北人敢闯,还说有点野性,也就是说有点不怕事。我不假思索的说:东北人属于迁徙一族,根不在东北,日子好了,有条件了,就想着回关里家,回到父一辈的老家。这不算敢闯,属于回家。至于野性的问题,应当属于从关东带回家的东西。这个东西确实属于东北,但也属于敢闯一族的品性,或者确切的讲,那些当年为了活下去走入他乡的人,都是有闯劲的人。并且,遭遇了东北匪气的影响,敢做敢为就是一种地域文化,如今带回到了关里家。

我是在四十岁的时候才“过关”的,是去秦皇岛路过了山海关。那一天在山海关口,我反复进出了几次,体味了神游中的关里和关外的感觉。当时,弄得随行的朋友很不解,我说自己在体验回家的感觉。

但我真的不知道祖父的老家究竟在关里何处,还是后来从五叔那里询问到结果,我们的老家在山东登州府文登县。或许这就是生命信息,等我迁居青岛后,每次路过文登,都立马涌出一份亲切的感情,都想能找到老祖宗生活的村落,很想寻根问祖。但至今也无可查信息,很是遗憾。

遗憾归遗憾,遗憾也不遗憾。因为,我届临不惑之年后,毕竟举家搬迁,落户青岛,也算回归祖辈的关里家。特别是近十年,落脚河南,尽管不是山东,可也算是关里家。而且,从生活习性,饮食习惯,以及环境人文,都让我嗅到了家的味道。

所以,我对朋友说:山东、河南,都是我的关里家。

关里家 - 社会闲达 - 平视教育工作室(原创)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