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视教育工作室(原创)

Pingshi Education Workshop

 
 
 

日志

 
 
关于我

各位博友:当下博客功能已然是我的“笔记档案”了。因为weixin,所以,大家都去了那里。怎样去呢?可以搜寻我个人weixin公众号——王国平。然后点击“关注”,我们即可在手机相见。

网易考拉推荐

92山海行  

2014-08-29 12:14:40|  分类: 秋拾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今的学校有钱了,高三毕业后把关老师出去旅游一趟已属正常,甚至一些“大款级别”学校还会弄个出国游也不是啥新鲜事。可在1992年高考后我把老师带出去到大连、千山旅游还是一次破格行为,属于开风气先河。

因为是头一遭,所以,素以谨慎的校领导都没参加,但我责无旁贷,因为这个集体太优秀了,老师们亲如一家,所以,我必须为跟着我三年的老师们做一点事。

到大连后是鹤岗驻大连办事处主任王国华接待的,这是行前陶润娟老师帮忙联系的关系。所以,我们的大连之行很顺利。下车有接站的,住宿到种子公司招待所也是事前联系好的,尽管条件不佳,但省钱。

                            王头就是个小商贩

在大连我们主要是看海、下海、坐船了,也游览了旅顺口。那天在旅顺口爬白云山时我发现有许多蜗牛,兴致来了就找个罐头瓶抓了不少蜗牛玩。在下山休息时,几个外地旅游的小孩子看见我的蜗牛就问我卖不卖?我看看他们,又看看自己穿的休闲短裤,褂子也很旧,就想着他们是把我当小贩了,不禁一笑说:五毛钱一个!结果,他们还真的掏钱要买。引得坐在我旁边的老师们一阵哄笑,王波就说我咋看咋像做生意的小商贩。

其实,第一天晚间我就被他们说不像老师了。那是在晚间吃完饭后,我自己出去溜达,看到了旅店边街道上有卖海虹的,我之前就喜欢大连的海虹,肉多、鲜美。所以,立即买上一小盆,并买了一两白酒,席地而坐,和几个民工坐一起聊天,聊到热乎劲的时候把上衣脱了,混进了这个小群体。这时,段玉霞等几个老师有点事要找我,听说我自己出来的,就到外面四处找我,我也看见他们了,但没吱声。所以,他们来回从我这走过几遍都没有发现我。最后还是风传发现了我,说:蹲在路边那个人好像咱王头。于是,我被发现,也被大家好个嘲笑。

说我像小商贩真的不假,后来临回家时我还真的装了一把小商贩。那是大家去富丽华批发市场买T恤,想着给大家买一件纪念品。可王波她们几个女老师到那里愣是讲不下来价,我说她们不行,就自己亲自去了。先装扮一下,依然是穿着大短裤,破褂子,再弄个三色麻丝袋子夹在腋下,按他们告诉我的摊位就摇摇摆摆的过去了。之后是带看不看地拿着她们选好的样式问:咋拿货?小老板一看我就像商贩,所以也没敢乱要价,就实话说:“最低17元一件”。我说:“这个款式我没卖过,不知道好卖不?这次少拿点,弄个二三十件回去看看。别讲价了,就十五吧,等卖好了再来拿。”结果,成交。而前面王波谈的价位是27元。就在我刚讲好了的时候,不懂社会事理的杜延兴老师过来了,直愣愣的问我,我赶紧装作不认识他,也不理他,因为他带个眼镜,一看就是先生。等我交完钱,装完衣服后,大家都来了。一问我买的价位,把大家惊讶的够呛。结论依然:王头就是小商贩!

                                    千山小骗局

从大连到千山我租了一部中巴车。一路上走国内第一条沈大高速,虽然现在对100多公里时速已经习以为常,但那时都没有见识过这样的速度,所以路上很惬意。我坐在司机旁边和司机聊天,知道这部车是他自己的,后来问后面那个女的售票员是谁?他用辽宁特有的方言说:“她是咱媳妇。”引来一车老师的笑声,因为在黑龙江没这样的称呼,说“咱”是一种“共同拥有”的意思,可他的媳妇咋能和我“共有”呀?大家笑的是这。

下午四点多到了千山脚下,入住旅店后大家无事。我和赵磊炎就出去溜达,快到山门时我突发了想进去看看的意思,就和老赵商量说:“咱俩也没事,现在就进去侦查一次咋样?”老赵说:“那不得买门票呀?”我想想说:“不用,都这么晚了,像个法子进去呗。”于是,我告诉老赵:“你先过去,说有个学生没有出来,你得再进去找他。”老赵倒也没说别的,就问:“那你咋进去呀?”我说:“你别管我,我自有办法。”

老赵按照我的“导演”,很自然的就进去了。等他刚走到树林拐弯看不见的地方,我就到了门岗处,装作很着急的样子问把门的人,说:“你见到一个戴眼镜的有点傻呼呼的人吗?”门岗说:“刚进去一个人,说是找学生的。”我说:“你咋不好好看看呢?他精神有点问题,我们大家到处找他呢!”这个把门的挺好,还说:“不好意思,他刚进去,你快追吧!”

于是,我一路小跑赶上了老赵。老赵追问我咋进来的?我笑笑说,一会再告诉你。等我俩爬上了最近处的无量观,坐在巨石小桌前我才慢慢道来我是咋进来的,把老赵气的一个劲骂我。

                           夜爬千山纸扇当烛

为看日出,我们后半夜三点就整装出发,从西沟坐面包车进山,直奔仙人台而去。

由于没有经验,所以,没有准备手电筒,到了山脚下开始登山时才发现这个失误很严重。因为这时的山里是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咋办?我是总指挥,后悔也没有办法,就得摸黑爬山了。我让杜继义打头,我殿后,用仅有的火机间断点燃看路,其他老师一个拉着一个不许掉队,不许往两边走。

这段山路需要爬两个多小时,我们的几个打火机不敢总用,担心气体用没了就糟了。后来我想到办法是把大家兜子里的纸找出来点着当短时火把。后来所有的废纸都没了,我就把我和别人带的纸扇子都点着了。那次,大家都不知道累了,因为紧张,看不清旁边的沟壑山谷,不敢往路边乱走一步。但最后还是累得让不少老师真的是爬着往上走的,所以,后来大家回顾时说,我们这才叫真正的爬山!好在那次有点年龄的高颖哲和许淑芬在大连就没来爬山,剩下的也都算是年富力强了。

终于,我们在薪火未灭的时候到了仙人台,也刚好见到了东方现出鱼肚白。迎着日出,看着朝霞,大家好个欢呼激动,可我却一身冷汗未消,因为我的责任所在。

 

这次山海行的旅游很圆满,圆了大家看山看海的愿望,也给我们这个团结的集体留下了一份珍贵的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