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视教育工作室(原创)

Pingshi Education Workshop

 
 
 

日志

 
 
关于我

各位博友:当下博客功能已然是我的“笔记档案”了。因为weixin,所以,大家都去了那里。怎样去呢?可以搜寻我个人weixin公众号——王国平。然后点击“关注”,我们即可在手机相见。

网易考拉推荐

老王和王老  

2014-07-26 20:15:41|  分类: 秋拾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老王发展为王老,这样的称呼变化有近四十年的时间。总结下来,在二十四岁时我早早地“被老王”了,又在六十岁的时候也早早地“被王老”了。无论咋说,我都属于早熟,尽管都颇有无奈。

“被老王”是在1978年,是在读师范的时候。那次修围墙的校园劳动中,我以六年矿工的资格干起“大工匠”,用现在的话讲,活干的很有范。所以,班主任李廷华老师看我干活不错,就突兀的奖励了我一个称呼——老王。

于是,在此之后,我们班的同学就都管我叫老王,一直叫到现在。而且,在我熟悉的关系圈里,老王的称呼独属于我们物理班。所以,每当接到电话,只要一听叫老王,不用看电话号码是不是陌生,立马知道是我的老同学,立马感受到一种历久弥新的亲情。我喜欢这个称呼,因为这个称呼虽老,但那段激情绽放的青春,那些与青春有关的故事,都会因这一称呼再现。

“被王老”是近来的事,是我在一些讲座中被主持人因尊敬的叫法。但我对这一个早来的称呼很惶恐,因为这样的称呼必须有资格,而这个资格显然不仅是年龄,更是需要在学术上的积淀。所以,我不止是年龄不到称老的时候,更重要的是资历和学养的欠缺。

那日,我和朋友闲聊,说到称呼问题。我说刚工作的时候,也就是在煤矿当矿工的时候,我就是小王,很习惯,也很正常。直到有一天,我在给一个朋友家画炕(那时用纸糊炕面后需要画上一幅画),画完后,朋友的老妈一高兴叫了我一声“王师傅”,我激动了好长时间。后来又有了跟着我学画画小伙伴叫我师傅,我很高兴,因为师傅总是一种身份,受尊重。不过,“王师傅”的称呼叫的不多,也不长,到了师范读书后就不是师傅了。

随着师范毕业,等分到了学校后,老王的教法就隐身到幕后了,换来的是我喜欢的叫法——王老师。直到后来当主任、当校长,称呼中带有的就是职务,不亲切,但有些虚虚的成就感。时间久了便习惯了,人就是这样。

如今我在接听电话的时候,会用称呼辨别关系群体。如,叫老王自然就是师范老同学了,叫王老师一般都是老学生,叫王校长的基本就是青岛学校和大同南洋的同事,简称王校的不用说,都是昆明南洋和郑州学校的同事和朋友。称呼就是这样,里面包蕴着历史和地域,也透着信息和判断。

然而,我清醒一点,历史一定是发展的,我的称呼也同样,终局的称呼没有悬念,一定还要回归到老王,绝非王老。

因为,我就是一个老师,一介布衣,一个平头百姓。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