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视教育工作室(原创)

Pingshi Education Workshop

 
 
 

日志

 
 
关于我

各位博友:当下博客功能已然是我的“笔记档案”了。因为weixin,所以,大家都去了那里。怎样去呢?可以搜寻我个人weixin公众号——王国平。然后点击“关注”,我们即可在手机相见。

网易考拉推荐

远忆高明怀  

2014-07-19 10:24:54|  分类: 秋拾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小学是从坐落在小兴安岭的红旗林场开始的,高明怀是我在红旗林场子弟小学一年多时间里唯一留下些许记忆的朋友。

1962年夏秋我离开林场,父兄们为了我能够接受更好的教育,把我接到了鹤岗大哥家,在公园小学读书。

虽然再回城市是件好事,但离别林场对我来说并非情愿,因为那里有我喜欢的大山和小河,还有高明怀等一些小朋友。

其实高明怀比我大了好几岁。在我读一年级的时候他好像已经读五年级了,我一直想不起来我们为啥能玩的很好。那时他们大一些的孩子会欺负小孩子的,可高明怀就不会,还能够像大哥哥一样保护我。

不过有一点可能算是理由吧。那时林场中的家庭都比较贫困,每家的孩子都是一大帮,平时都吃不到什么好东西,填饱肚子就不错了。可我就不一样了,父亲那时除了负担姐姐上学之外,所有的精力和经济力量就负担我了。所以,相对来讲,经济条件就比他们都好。比如,有时父亲会用节俭下来的钱给我买一些点心,诸如饼干或蛋糕之类的。每逢吃到这些好东西时,我都不忘给高明怀分享一些,这就足以让他感谢不尽了。于是,他和我好。

记得那次吃蛋糕是在晚间,我把父亲给我的蛋糕留下几块,揣在怀里就跑去找高明怀了。为了不让其他孩子发现,我俩爬到了一个高高的大草堆上,边数着星星边品味着美食蛋糕。后来就在幸福中睡着了,直到许多人在下面喊着我俩的名字才醒来。那次让父亲好个为我担心,因为那个年代的林场附近和山里是常有野兽出没,林场的牲畜被狼和黑瞎子吃掉的事也时有发生,而且,一到夜里,家家关门闭户。所以,晚间的孩子若找不到,家长还不急死才怪呢。

至今遗憾的是,有一张林场学校全校学生的集体照找不到了。因为,如今若想回忆起高明怀的样子,也只有从照片上去寻找了。但更遗憾的是,红旗林场离鹤岗并不遥远,可我后来竟然没有再返故地,所以,和高明怀的一别就是50多年。

后来是在文革后听到父亲讲过高明怀。

那是一个很惨的故事。文革期间,他被打成现行反革命了,才十五岁的年龄。原因是他在一个房子上面小便,尿水流下来时,房檐下正好有一个镶在镜框里的毛主席像,而尿液也就那么巧,流淌进了像框里。于是,在红纸托衬的主席脸上就出现了几条红道道。

毛主席脸上出血了,这是谁干的?!

那个年代,愚忠和神话充满了人们的头脑,特别是没有文化的农民和工人。于是,侦破红旗林场的反革命事件同时,也就断送了高明怀的少年生涯,据说判了十年的劳动教养。

不知现在的高明怀咋样?我只剩下远远的回忆,在历史的长河与烟云流逝中……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