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视教育工作室(原创)

Pingshi Education Workshop

 
 
 

日志

 
 
关于我

各位博友:当下博客功能已然是我的“笔记档案”了。因为weixin,所以,大家都去了那里。怎样去呢?可以搜寻我个人weixin公众号——王国平。然后点击“关注”,我们即可在手机相见。

网易考拉推荐

平视李希贵  

2014-05-22 20:34:59|  分类: 闲话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文化喜欢对人物的仰视,几千年来都是如此。所以,北京十一学校和李希贵校长,因为做了太多的大家没想到和想到了没敢做的教育探索而被仰视。然而,我主张:平视李希贵。

平视看事物和看人不会失真,仰视和俯视都会在不同程度上变形,于是误判、误解,或浅解。尤其是我们想从有影响力的人物中去寻找最真切和最有价值的内涵时,平视效果最佳。而且,看一个人和学一个人的时候,还要学会线性分析,从历史的成长中找到我们最需要的价值元素。

对于李希贵校长,我就是在这样一种心态去学习和解读。

他是一个学人

当大家都以名校长、教育专家,抑或教育家的称呼来谈李希贵时,我更喜欢把他叫做教育实践家,或学人。尤其是学人的说法,不同于学者,因为这个符号的内在有着更接地气,更有人气的味道。

1999年,李希贵校长在高密一中时,曾到过我任校长的青岛一所大型民办学校。交流中他发现了我办公桌上的一份工作计划,其中,我在管理学校中的每月工作主题引起他的兴趣。尽管这不是什么特别的创意,但对于善于随处补充“营养”的学人,李希贵校长却立马认真起来,就此项管理的一些具体问题和我做了深刻探讨,并带走了我的这份文件。

这是一件极为平常的管理作法,当时我的学校也刚刚创办,我也不是什么有名的校长,但已经在国内教育界有影响的李希贵校长却用平常、平实的心态,展现了一种只有学人才具备的素养。后来我对我的同事们讲,学人的粗解就是“善于学习别人”。所以,那么多的校长,特别是公款出国学习归来后的校长,有几个长能有李希贵那样的胆识,敢把美国基础教育中那些别样的作法搬回来,并冲破应试教育的壁障,结合国情和校情去探索实践?很少。

当李希贵从高密一中校长的位置,被提升为潍坊教育局长,以及后来到教育部任职时,我隐约中感到局长和官员这个坐标似乎不应该属于他,也曾担心一位专家型校长是否就此画了句号。直到后来,当他毅然决定回归学校,并寻找到了一个更好的实验平台——北京十一学校。我意识到,李希贵加上十一学校,一定会发生一些什么,而这个加法的结果必将对中国教育改革,尤其是如何推进素质教育,会有实际的影响。因为,学人李希贵太需要一所优秀的学校来实践自己的所学了。

 他是一名老师

 都说他是校长的校长,这是校长们对他的认同和赞誉,但他的底色还是一名老师。因为,他骨子里属于学校,属于学生,也只有老师才有这样的特质。所以,他在十一学校的故事,无一例外都发生在他和学生之间,并因此被学生们亲切地称为“贵爷”。我理解,这个称呼是因为他总是“混迹”在学生中,和学生平起平坐才享有的美称。

有一次,他在讲座中谈到当年做教师时的一个失败案例,说到自己因不懂教育而使一名学生受到心理伤害时,自责的流下了眼泪。早已当了几十年校长之后的他,还会为自己曾经的教育过失买单,这就是老师独有的教育情怀。

李希贵校长写的几本书我都读过,《为了自由呼吸的教育》一书就写的非常平实,是优秀教师才能写出来的书,不仅没有那些居庙堂之高、枯燥乏味的教育理论,更没有一些带着成功人士炫耀味道的虚假和浮躁,而是一则则由教师思考和记录的故事。我在读后领略到的是,这些故事无一不是在揭示着很深刻的教育思想,以及用思想去鞭笞着当下的教育诟病。

后来,当《学生第二》和《学生第一》相继出版后,大家被这两部看似矛盾的书题所吸引。我和大家一样,读后并释怀的是,李希贵校长心中和生命中装满了学生,他从观念和行动上都在时时处处从学生出发。所以,我在跟学校老师讲李希贵的学生观时说到:他用行动完善了那句口号“一切为了学生”,他的作为是“一切为了学生的发展”。显然,在那些喊着口号的行动弱者面前,他是我们大家的老师。

 他需要一种保护

 李希贵校长和他的十一学校能否经得住热捧?因为诸多的历史故事中,不乏有两种情况,一是被捧杀,二是被棒杀。

首先是被捧杀的问题。中国造神似乎是一种习惯动作,大凡有人做出了大事情就会惹来围观,也赢来掌声。而掌声会不会掩盖一些质疑声?掌声会不会让人听不到杂音?掌声会不会让主场人忘记了场下的世界?

前不久还真的出现了不同声音,上海一位魏先生就撰写了洋洋万字,对李希贵和十一学校提出了种种质疑,包括全盘西化,包括优质资源的垄断等。尽管文中多有一些激烈遣词和“投匕首”的味道,但我以为这是因为有了别种声音才说明社会文化的完整。或许,只有这样允许发言才是社会进步的表现,尽管我在读这个系列文章时,心里颇有愤然,为李希贵这样的教育“探雷者”抱不平,因此,我也担心有棒杀问题。

但我相信,李希贵校长即便会踩到“地雷”,也绝不会受伤,而是能给后来者开拓出一条成功之路。不过,我还是谈到了“保护”这个词,还是希望社会和李希贵校长自己,注意保护好“学人”和“老师”的根本。试想,如果李希贵校长从此为名所累,只是被到处讲学了,十一学校的学生该向何处去寻找他们的“贵爷”?他还需要继续探索素质教育和学校管理的时间将如何得以保障?

我的另一个观点是,保护李希贵和十一学校就是不制造样本。事实上,十一学校的全部办学思想和作法也的确不是任谁都能照搬的。但如果我们不神话,不当作样本来看待,而是基于十一学校的某一点,或基于李希贵校长的某一点,我想,总是能找到我们可以学习的东西。至少,李希贵校长的学习态度、教育情怀、做事风格、创新意识,这些都是我们可以学习了。做为校长,能学到李希贵的一点,也一定有所作为。

所以,不造神,不把十一学校做为全国的样板,就是一种保护。

(本文发表在《中国教师报》)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