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视教育工作室(原创)

Pingshi Education Workshop

 
 
 

日志

 
 
关于我

各位博友:当下博客功能已然是我的“笔记档案”了。因为weixin,所以,大家都去了那里。怎样去呢?可以搜寻我个人weixin公众号——王国平。然后点击“关注”,我们即可在手机相见。

网易考拉推荐

清明时节说亲情  

2014-04-06 12:44:38|  分类: 秋拾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清气爽的清明节,没有纷纷小雨,但有无法安静的心绪,因为想到亲情。

想到亲情,我总有一份缺憾。

因为,隔代四亲我未曾谋面有三位。爷爷、姥爷和姥姥,都在我来到世界之前走了,只有奶奶留给我记忆中一些慈祥的面容,也留下一些故事。所以,每当看见和自己体验到隔辈至亲时,便会涌出许多遗憾。

奶奶留给我可回忆的故事也不多。好像是在四岁时才见到奶奶,她从富锦老家到鹤岗我家小住一段。那时的记忆很淡,只记得奶奶来了有月饼吃,每天奶奶都给我一块月饼,用锅蒸一下,软了之后再给我。我每天都盼着吃月饼,也好奇月饼从哪来。奶奶说,是一个白胡子老头送来的。于是,我每天都望着窗外,寻找神秘的白胡子老头。

后来妈妈去世了。当父亲被下放到林场,我无家可归时,大伯把我接到了富锦,和奶奶终于住到一家了。但我奶奶不像现今的奶奶,没有太多的溺爱,有的是她在家里至高无上的地位。而奶奶的地位可用带有公鸡图案的点心盒作证,因为那里装的点心不许我们小孩子动,是大伯孝敬奶奶的。不过,当奶奶盘着腿坐在炕上享用点心时,总会悄悄的给我和小我一岁的小燕妹妹分享,而其他的姐姐就只有眼馋的份。

最难忘的是奶奶看我从小没妈的可怜,曾悄悄许愿要请我下馆子。后来,在盼望中奶奶终于付诸行动,并说请我吃面。我不知道啥叫吃面,还想着面粉咋个吃法。等到了饭店,奶奶要了两碗面条后,我才知道吃面条就叫吃面。那次的面条真好吃,回味至今。

在大伯家生活虽然不到一年,但这是我终生难忘的一年。尤其是随着年岁增长,感恩大伯大娘的心情日益加深,没齿不忘。因为那是一个特殊的年代,1961年正处于自然灾害阶段,大伯一家八九口人的糊口问题都很难,再填上我和我姐姐后,真不知就大伯一个人赚工资的日子是咋过来的。每每想到此,我泪流满面,装不下的亲情,让我终生无以回报。

妈妈走的时候我五岁,少不更事,甚至妈妈去哪了我都不知道,但我知道从此我找不到可以撒娇的怀抱了。后来,当懂事以后,每当看到小伙伴有家有妈的情形时,我只有梦。只有在梦中构建妈妈的形象,但很虚幻,因为妈妈没有留下一张照片,这也是我和哥姐们的心底之痛。

梦里有妈真好。每次这样的梦醒时都泪湿枕巾,每次醒来都很遗憾,不醒多好。2004年夏,我和哥姐们给父母买了一块墓地,让父母安息在他们创建的宝泉岭农场北山。那次,从山里迁坟时,我怀抱着妈妈的骨殖,感受了一种特别的温暖,就像妈妈抱着我。一路上没有言语,只有不尽的泪水落在了妈妈的身上。

妈妈走了,爸爸很孤独,我们也很孤独,因为有妈才有家。那几年,也正是父亲难以独善其身的时期,在林场工作很难照顾好我们大家。于是,已经工作的大哥肩负了家的重任,大哥家也成了我们的大家。如今想来,大哥不易,大嫂更难,接纳我接纳我们一家,这不是简单的责任可言,而是担当和宽厚。

我的小学生涯就在大哥家,因为父亲后来虽然离开林场,但依然工作在外地,无暇也没有能力照管我。那时,我最盼的是星期天,盼望父亲在休息日回到大哥家看我。所以,每到周六的晚上,我都会跑到离家不算太远的火车站接父亲。火车站尽管离家不远,但要翻过一个在深沟里的火车道,路很险,尤其是冬天,不小心就滑倒。不过,只要能在第一时间见到父亲,一切都挡不住我。也不记得有多少次了,父亲因有事没有回来,我趴在火车站绿栅栏缝隙,一直看到最后一个旅客走完,难受的流下了眼泪。现在想来,要是有电话多好,打个电话就知道父亲是不是能回家。不过再一想,没有电话也好,至少有渴望、有希望,有见到父亲的亲情牵绊。

父亲退休的很晚,一直到1987年,已经70岁了,才从鹤立林业局回家。我欣慰的是父亲晚年终于能和我在一起,但遗憾的是这段日子并不太长,还没等我更多的尽孝,父亲就因病离我而去。父亲的离去让我悲痛很久,尤其是父亲在离世前在病榻上说的那句话:我不是怕死,是舍不得现在的好光景。这话只有我们做儿女的清楚,父亲的一生多有坎坷和磨难,可以说真的没过上几天像样的日子,一直在为了生活承担的太多,一直在诸多问题上遭受打击,尤其是在文革期间,在牛棚中,不知受了多少罪。

都过去了,昨日都是故事,留给今天的只能是回忆,而这可以回忆的亲情我总是当作财富,并和我的哥姐们共享。当然,我与哥姐们的亲情也因此,因家风,绵绵不断。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