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视教育工作室(原创)

Pingshi Education Workshop

 
 
 

日志

 
 
关于我

各位博友:当下博客功能已然是我的“笔记档案”了。因为weixin,所以,大家都去了那里。怎样去呢?可以搜寻我个人weixin公众号——王国平。然后点击“关注”,我们即可在手机相见。

网易考拉推荐

年关  

2014-02-14 10:52:01|  分类: 秋拾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轻人都盼着过年,盼着热闹一把,可我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中最怕过年。

记忆最深的是1973年过年了。正是文革中,父亲依然在“牛棚”中,被带上“历史反革命”的“帽子”,在鹤立林业局监管劳动。那个年月就是讲阶级斗争,越是过年阶级斗争的弦越要蹦的紧一些,所以,父亲连过年都不让回家。

在邻近过年时,听说父亲过年回不了家,我的心情坏极了。正好矿上也在春节打高产,所以我就此不想回大哥家过年了。后来是二哥和姐姐劝说下,在大年三十回到了大哥家,在郁闷中过了一夜,第二天就返回单位上班了。

那年正是殿臣刚结婚。他的家庭也不完整,父亲工亡,母亲改嫁回了宾县,在兴安矿就一叔叔,而且在结婚时又闹的很僵,连过年都不让回去。我初一晚间去了殿臣家,算是一起过年。殿臣那时家境很困难,在河西小屯租了一间很小的房子,自己每个月就三十几元工资,媳妇没有工作,所以过年也很简单。

刚开始喝酒时我们三人还打着精神找乐子,聊一些高兴的事,可谁知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家里的事,先是殿臣想起了母亲,也说起了叔叔对他的态度,动情时潸然泪下。这时候殿臣的媳妇桂珍也控制不住了,于是两个人都哭个泪人一样。那时,我还在左右劝着他俩,可最终想到我的老爸时,不仅也加入其中。就这样三个人边哭边喝,最后都喝多了。喝多了就失态,就连哭带笑的,最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东倒西歪的睡到了天亮。

过年时卫星楼宿舍里是肃静的,因为凡是有家可回的都走了,我的房间就我一个人。那份孤寂要在平时就没有什么,可这是过年啊!只记得当时是看书看不进去,听收音机也没意思,想着去别的朋友家,又觉得自己心情不好,大过年的,别让人家说啥。于是,就躺在床上看天花板,还时不时流着泪。那时,我懂了亲情,懂了度日如年,懂得了什么叫年关。可不懂的是这些都为什么?这样的日子有啥意思?

其实兴安台过年还是颇有味道的,就那家家户户挂红灯就是一种别样的过年景象,比市里都热闹。可我站在宿舍的窗户前举目望去,竟然一点兴趣都没有,似乎眼前的世界根本就不属于我。于是就买了一堆罐头,还买了几瓶白酒,就自己一个人,连抽带喝的过了几天封闭的日子,除了上班哪也不去。遇见了朋友问我,就撒谎说回市里过年了。等过年后,舍友们回来时,发现我的床底下多了一大堆空罐头瓶子,还说我的年过的不错,猛吃猛造的。

那个年是我所有过年中最糟糕的一次,之前因为年少,不知愁苦,之后形势好转,家人可以团聚。事隔多年,当我在外漂泊中,已经把传统过年的形式淡忘了之后,2008年携儿子儿媳回鹤岗大哥家过了一次年,虽然此时老父早已不在,可看着年事已高的大哥大嫂,围着一家子人吃年夜饭时,我再次动情,也再次想起了那个让我不忘的年关。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