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视教育工作室(原创)

Pingshi Education Workshop

 
 
 

日志

 
 
关于我

各位博友:当下博客功能已然是我的“笔记档案”了。因为weixin,所以,大家都去了那里。怎样去呢?可以搜寻我个人weixin公众号——王国平。然后点击“关注”,我们即可在手机相见。

网易考拉推荐

大碴子粥  

2013-10-08 11:14:32|  分类: 秋拾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碴子是东北地区早年的基本主食,是用玉米磨成的碎粒。一般的作法是煮粥,也有做成干饭的,但多数是在大食堂中才这样做。

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粮食都是供应制。一般轻体力工作者和学生都是每月26斤粮食,其中像大米和白面属于细粮,每月8斤,其余都是粗粮。粗粮也就三种,玉米面、大碴子、小米。那时,大家到粮食部卖粮的时候,都比较喜欢大碴子,因为在粮食不够吃的年代,大碴子粥很出数,也相对抗饿。

我是属于吃着大碴子粥长大的。所以,拾起一些片段,仅以记忆。

 

                                                                        很难煮的粥

大碴子很坚硬,很难煮熟。所以,煮粥过程很长,也很麻烦,一锅粥要慢煮慢熬三个多月小时。一般为了煮的烂糊一些,还要加进去一些食用面碱,但加上面碱后就要不断的搅和,要不就会糊锅底,所以麻烦。

那时,我在读小学,因母亲过世早,寄居在大哥家。通常都是下午家里就开始煮大碴子了,那时我最怕的事情就是大嫂让我“看锅”,也就是隔一会搅和一次锅。这活就像一根绳子,拴住了贪玩的我,没法出去,很郁闷。

 

                                          三顿都吃大碴子

细粮肯定不够吃,谁家都一样,几乎到了26日放粮的前七八天,家家都只剩下吃大碴子的份了。说是一天三顿吃大碴子,这一点不假。

记得1972年刚工作的时候,由于工作地点距离家很远,要坐小火车半小时才到单位,所以,每天必须带饭。早上,天不亮,五点多就得赶路去小火车站。此时家人没醒,我只能把昨晚剩下的大碴子粥用水过一下,淋干后装进饭盒,再加上一点咸罗卜条,这就是午饭。当然,行前还得吃上两碗,属于早饭。等晚间下班回家,吃上了新做的大碴子粥,还可能有点蘸酱菜或炖菜,那是一天的美食。

这就是一天三顿大碴子粥的日子,直到吃的很烦。

 

                                      我说喜欢大碴子

刚工作是在兴安矿选煤厂,那时就是童工,十六岁。并且我还不算最小的,还有十五岁的黎有全和李宝刚。他们都是在父母呵护下的孩子,每天都能换着样带饭,尽管也不都是细粮,但至少有换着花样的菜可吃,这让我颇为羡慕。

而当他们看见我天天带大碴子粥和罗卜咸菜时,就很不解的问:你咋总吃大碴子呀?我碍着面子,也是在自尊心下,回答说:我喜欢。

其实,心里说,等以后我有条件了,才不吃这玩意呢!

 

                                     拒绝大碴子多年

后来条件好了,特别是在吃腻了大鱼大肉之后,人们又想起了野菜和窝窝头,包括大碴子粥。于是,近年来,一些小吃店开始了做“回味食品”的生意,大碴子也成了东北人怀旧的东西。

可我总是找不到还想吃大碴子粥的理由,我拒绝了大碴子。

 

直到近两年,才重新找回一种感觉,大碴子粥也不错。前天,兴致来了,自己用高压锅煮了一锅大碴子,连吃了三顿,竟然没吃够。

我想,这或许属于一种宽容,我宽容了生活;或许,也是生活在宽容我,让我修复了记忆存盘中的厚重。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