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视教育工作室(原创)

Pingshi Education Workshop

 
 
 

日志

 
 
关于我

各位博友:当下博客功能已然是我的“笔记档案”了。因为weixin,所以,大家都去了那里。怎样去呢?可以搜寻我个人weixin公众号——王国平。然后点击“关注”,我们即可在手机相见。

网易考拉推荐

韩学敏其人  

2013-07-15 21:48:18|  分类: 随便闲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韩学敏是作家,在我老家鹤岗名气很大,所写剧本《解放区的天》,拍成电视剧在许多省市电视台热播。

其实,就鹤岗而言,韩学敏即便不写作品名气也很大,因为他的官职也不小,做到了鹤岗矿务局宣传部长,这在老百姓眼中确属大官。

但韩学敏却身无官气。

按理说没有官气还能写书的人,凭推理和想象,他应该有些书生气。

至少,我在未曾谋面时是这样认为的。

前几日,在乳山银滩,我在姐夫安排下和韩学敏在银滩他的家中相约见面了。

都说人怕见面,因为眼见为实,以往虚构的韩学敏形象,在见面的一刹那间彻底被颠覆。尽管我从他那被海风吹的有些黑黑的脸庞上,仔细去寻找曾经想象的书生气,可最终还是只看到了一个老矿工那般的简单和豪爽。所以,在聊天中我竟然找不准对他的称呼,叫“韩部长”,太俗,别扭。叫韩老师、韩先生,又太文学了。还是叫老兄好,他长我十岁。

当他听说我也曾在鹤岗当过矿工后,话题立马找到了聚焦点,也应了一句话,“同是鹤岗矿山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韩学敏很健谈,尤其是谈到鹤岗矿务局的历史和文化的时候,那种发乎于心的感情和激情,以及他对鹤岗了如指掌的历史简述,很快让我就得到了一个新的结论:韩学敏的热爱绝非只是一个写作,他的事业追求点是,把鹤岗这一共和国第一煤矿还原于众,把鹤岗的历史与文化之厚重推向全国。或者说,写作是他对乡土历史发掘的工具,内涵是他对家乡无限的大爱。《解放区的天》既为明证,这是一部对家乡历史和文化用尽了情分才能写出的好作品,很接地气,把黑土地煤矿人用白描手法写的很有味道。

在和韩学敏交流中,令我颇为汗颜的是,生于斯长于斯的我,五十多年了,才知道鹤岗是一座有骄傲的城市,因为鹤岗既有历史也有文化,因为共和国有太多的第一步从这里迈出。

如,共和国第一个矿务局在这片土地上建立;共和国第一个电影制片厂,也是长春电影制片厂的前身——兴山电影制片厂,也在这里诞生;共和国第一所医科大学——从延安迁来的中国医科大学,也是在鹤岗矿务局医院得到发展和重建;共和国的第一首写给工人的歌曲《咱们工人有力量》,也是有由音乐家马可在鹤岗矿务局中央机修厂采风创作,并唱响了多半个世纪。

聊天中,韩学敏又不时的讲述了许多鹤岗名人,包括从矿务局走出的领导人,原煤炭部部长于洪恩,东煤公司总经理李云峰;包括歌唱家郭颂、殷秀梅,著名演员刘佳;包括美术家孟祥顺、季则夫,也包括早年速滑名将王金玉。他如数家珍一样,随口道来,让我感受到了做为鹤岗人从家乡中得到的那份骄傲。

临别之前,韩学敏道出了近来的心愿,他想接下来再好好的写写鹤岗的人物,特别包括如我们一样的他乡游子。这个想法再次引起了一个纠结的话题:那些在外乡拼打出一些成就的鹤岗人,究竟属于家乡的骄傲,还是遗憾?学敏兄引用一个大学生的话:毕业后让我回家,那还考大学嘎哈!说这话时韩学敏的心情很沉重,被乡情压的。

或许韩学敏要写一写鹤岗人物的初衷便是如此,或许这也是乡土感情所致。但无论如何,我钦佩他的一点是,退而不休,笔耕不辍,为了家乡的文化鼓与呼,为家乡的未来倾情奋智。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