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视教育工作室(原创)

Pingshi Education Workshop

 
 
 

日志

 
 
关于我

各位博友:当下博客功能已然是我的“笔记档案”了。因为weixin,所以,大家都去了那里。怎样去呢?可以搜寻我个人weixin公众号——王国平。然后点击“关注”,我们即可在手机相见。

网易考拉推荐

我奶奶  

2013-05-21 17:39:57|  分类: 秋拾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半个世纪前的记忆,随着时间推移,反而越来越清晰。这次返乡终于圆梦,到老家农村拜祭祖坟,给爷爷奶奶烧了一炷香,叩了三个头。

我奶奶姓杨,嫁给爷爷后才有名,叫王扬氏。但奶奶有地位,至少在我们这个家族中,尤其是爷爷过世后,奶奶说了算。尽管她把大伯叫做大掌柜的,可她却能管着大伯,大伯也听她的,因为大伯很孝顺。

四岁时才见到我奶奶,是奶奶从老家富锦到我家小住的那次。只记得奶奶在每天上午都给我一块月饼吃,而且都是放到锅里热一下,软软的,香甜可口。我问奶奶月饼从哪里弄来的?奶奶哄我说:是一个白胡子老头送来的。于是,我每到上午的时候就会出门张望,寻找长着白胡子的老头,可总是没见到。不过神秘的月饼依然在每天都会按时来到我家的锅里。

五岁时,母亲过世,父亲下放到林场。无家可归的我被伯母接到了富锦大伯家,于是和奶奶朝夕相处了大约有半年多时光。

这次的记忆是一个铁制的有大公鸡图案的点心盒。这个点心盒放在炕柜上,里面总有大伯给奶奶买的一些饼干之类的点心,也总是因此诱惑我和大伯家几个哥姐的口水。但是,没有谁敢擅自打开偷吃,只是没事看看、想想。但是,只要奶奶打开吃点心的时候,一般都要给我和大伯家小燕妹妹各自一两块。而且,奶奶还要说上一句:没娘的孩子命苦呀!

后来奶奶还许愿说带我去街里吃面。或许是说完了就忘了,可我没忘,常常想着粮食箱子里的那袋子面粉,还想不明白的是,白面咋个吃法。终于奶奶领我去了街里下馆子,并且也吃了面,是一碗面条。当时顾不得问,只是低头吃着香喷喷的面条,吃完了才得一个结论,面条也叫面。

都说往事如烟,可我却越发感到久远的往事很重,尤其是对奶奶的亏欠,常常压在心头,常常入梦。想着奶奶过世的时候,正是文革时期,我刚参加工作,在煤矿当矿工,因为少不更事,没有为奶奶送行,以至于后来一直有一种负罪感。

这次扫墓涌出了许多童年的回忆,也涌出了一份感叹:还是当年的奶奶像奶奶,现在的奶奶咋有些像儿孙的奴仆呀!而且,当年的奶奶并没有如今的奶奶那样宠惯儿孙,可孝道依然。

世风不古,究竟我们把什么东西丢失了?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