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视教育工作室(原创)

Pingshi Education Workshop

 
 
 

日志

 
 
关于我

各位博友:当下博客功能已然是我的“笔记档案”了。因为weixin,所以,大家都去了那里。怎样去呢?可以搜寻我个人weixin公众号——王国平。然后点击“关注”,我们即可在手机相见。

网易考拉推荐

黑白变奏  

2013-02-08 17:55:18|  分类: 随便闲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哥很白,我很黑,对比强烈,并由此引起熟人的瞎想、笑谈。1986年在宝泉岭批卷时,认识我家哥们的同事们就开过玩笑,说我家人都长得很白,就我黑,或许我是后要的。

玩笑归玩笑,事实就是事实。二哥白的儒雅,我黑的就如当年王杰老师给我的定义——掉到地上就找不着。

可半月前我来三亚的时候,二嫂发现我比二哥白了。其实是二哥天天在海边晒的有些黑了,对比下我才显得白了。

我没说啥,心想,等着看吧,用不了几天,我的本色就会重现。果然,没用一周时间,我再次变黑,变得像黑非洲了。

黑白变奏是有记忆的。1999年,在青岛南洋学校建校的那个月,每天奔波的工地上,顶着大太阳,吹着海风,很快就晒成了“黑包公”。记得有个刚来报到的新老师,问另一个老师,谁是校长?这位老师说:“最黑的就是校长”。2000年被调到昆明建校,尽管没有海风吹拂,可高原的紫外线厉害,没用多久,依然被晒个黑黝黝的,还有些紫外斑。那年四十五岁,可因为黑的缘故,看起来增加了不少“虚岁”。于是,常常被不清楚的老师叫做“老校长”。特别是有一次和62岁的小学部于校长在一起时,被别人误认为我们是夫妻,实在郁闷之极。

还是在郑州的一次给民办校长做培训时,主持人周慧玲大姐的话很中听。他在我的讲座中知道了我是煤矿工人出身,于是,即兴赋诗一首,诗中把我叫做“黑哥们”,让我第一次听到了黑色褒奖。

其实,我喜欢黑的本色,因为我出身于煤矿,与煤结缘,而煤曾被好友著名画家孟祥顺称之为“太阳石”。

所以,黑色为底,蕴藏的是能量。而每一次出现的黑白变奏,释放的就是一种能量。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