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视教育工作室(原创)

Pingshi Education Workshop

 
 
 

日志

 
 
关于我

各位博友:当下博客功能已然是我的“笔记档案”了。因为weixin,所以,大家都去了那里。怎样去呢?可以搜寻我个人weixin公众号——王国平。然后点击“关注”,我们即可在手机相见。

网易考拉推荐

记吃不记打  

2012-11-18 20:26:47|  分类: 秋拾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句话有些尘封了。因为,这属于上个世纪在吃不饱的家庭中,以及在棍棒教育下,父母申斥孩子们常说的话。

前日,与老友晓峰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忽然被餐桌上那盘“老味道”家常菜勾引出一番怀旧,想到了在挨饿年代的美食美味。同时,也想到了“记吃不记打”的话。

那时,哪个家里不是哥姐弟妹一大帮,哪个父母不为填饱肚子的“工程”而奋斗,哪个父母还有闲暇研究如何教育子女,所以,孩子们的教育只有简单实用的方式了,这个方式就是一个字——打。

父母打孩子习惯了,孩子们被打也习惯了,习以为常成了自然。于是,父母不记得打过多少次孩子,孩子不记得挨过多少次大,父母没有因打孩子觉得愧疚,孩子们也没有因被打而怀恨在心。最终就是一个记不住。

但吃到一次美餐却长记在心,甚至几十年或终生不忘。

五岁那年,因母亲过世,随父亲在林场的时候,食堂吃了一次大米饭。虽然带着稻壳,虽然没有肉菜下饭,可用大酱拌饭却吃的贼香。或许那时我第一次品尝大米饭,或许在那之前都无记忆,也或许很久没有吃过如此好吃的细粮了,反正那是最刺激味蕾的一次美餐。至今我还有着用大酱拌饭吃的习惯,因为记忆太深。

十五岁那年读初中,是在文革时期,所谓初中也就是概念,因为整天就是在学工学农,就是干活。那次参加群策山铁矿大会战,由于干活的地点远离城市,蔬菜供应不上,许多天就是吃黑面馒头喝有几片菜叶的清汤。忽然有一天山下送菜来了,那顿饭我们吃上了包菜炒芹菜,哇塞!太香了,我敢说在蔬菜中用包菜炒芹菜是绝配。于是,后来的岁月中,在我下厨炒菜的菜谱中总会有包菜炒芹菜,因为那次的记忆。

这两次吃的记忆是由于匮乏,也是挨饿所致。大米饭拌大酱,包菜炒芹菜独属于我的美食,未必别人如此。

后来,文革结束经济复苏,渐渐的啥都吃到了,不挨饿了,所以,吃的强烈级别的记忆基本没有了。可那次哈尔滨好友彤宇给我接风的吃还是有所记忆,但记得不是美食味道,而是场面和形式。因为那次宴会地点在省委招待所,恰逢新到任一位省领导也在对过吃接风宴,所以,彤宇豪爽地一掷千金点了和领导一模一样的菜品。当时我就被飞龙、熊掌、鹿肉等高档山珍宴席惊诧了一把。后来记忆虽深,可熊掌啥味?飞龙啥味?一概不知。这与过去的吃的记忆不是一回事,而且,后来更多的高档酒席中根本就记不住那些名菜臻品,记得的只是久远的吃的真实和实在的美味,是真正意义的美味。

如今的孩子们别说挨饿了,而是要啥有啥,啥都吃过,啥都吃厌了。这个时候的“记吃不记打”就不合时宜了,反过来,如果说“记打不记吃”倒是很实际。尤其在千宠百爱下,哪个父母要动手打了孩子后,或许孩子还真的能记住,也或许会记仇,因为打孩子已经属于稀有动作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