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视教育工作室(原创)

Pingshi Education Workshop

 
 
 

日志

 
 
关于我

各位博友:当下博客功能已然是我的“笔记档案”了。因为weixin,所以,大家都去了那里。怎样去呢?可以搜寻我个人weixin公众号——王国平。然后点击“关注”,我们即可在手机相见。

网易考拉推荐

考试谈  

2010-08-08 11:35:27|  分类: 闲话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考试与考试情结确实是属于我国的一种国民心态,甚至有人说考试是中国第五项发明,指已经历经1400多年由隋炀帝时期创建的科举制度。

一种能长命一千多岁的制度一定是有其生命的活化细胞的。尤其是在封建帝制的专权下,开科取士,不问出身,让白身百姓,通过一篇弘论文章就一步登天,打破了官民阶层的界限,这是何等伟大的制度呀!怪不得许多凡夫俗子会终生苦读,会有“诗书有味苦后甜”的感叹,所以,范进中举后会高兴疯了也当属正常。但无论如何,“学而优则仕”在当时在社会中就是一种社会进步的要素所在,不容置疑。

中国人的聪明就在于把政治和教育融合在一起了。这是一种文化,明代万历年间一个外国人利玛窦在中国感受了这点,并且惊讶和振奋,他赶快把这件事告诉了他欧洲的家乡,说中国有一种在世界看来是最先进的科举制度,是通过考试选拔有知识有文化的人来治理国家。后来又是一些来自西方的传教士纷纷考察了中国的科举制,并不遗余力的移植到了西方,以至于在19世纪英美效仿中国科举制率先创建了独立于政党政治之外的官员“考选制度”。

但是,在1905年清光绪皇帝一纸废诏,结束了一千多年的科举制。

从教育而言,这是新旧教育的分水岭,甚至是一场教育的革命。因为科举的积弊问题,那种八股文章已经不适宜新型社会的发展需求了。想想也是,历史上科举取士后的官员,承担的事也的确不少,就连一个七品县令也得会干法官的事,不仅如此,还有水利工程、商务农工等,都得弄个明白。而这些却又很难从原来没有系统的教育体制下完成的,那些只埋头“四书五经”的“偏科”学子就有问题了,所以,科举考试那一篇文章中是不能承担这一任务的。特别是在工业革命时代的到来,中国的教育问题便昭然若揭了,于是,中国在世界落伍了,也“被挨打了”。

挨打后国人醒来便开始了“学校教育”的制度。与科举不同的是,如蔡元培在北大演讲时所说:“大学是研究高深学问的地方,学生进入大学不应抱科举时代思想,以大学为取得官吏资格之机关。应当以研究学问为天责,不当以大学为升官发财之阶梯。”这便是废除科举制度的积极要素。

虽然科举废除了,但考试的方式仍以一种文化的积淀存在着。

至今的高考,以及人们对高考的神崇依然是国人独有的情结,并在上下延伸和愈演愈烈。尽管此时的“政教合一”问题已不再当年那样的直接。

高考的指挥棒,高考带来的应试教育弊病也被人们充分认识,因为那一个高考和为了高考的那一个分数,曾有多少学子丢弃了许多本应发展的珍贵品质,或许是如黄金一般的金色童年和少年,尤其是那一份快乐和笑容都在书山题海中被沉积。这在一些有识之士看来就是中国的“教育之殇”,话不为过。

但若将此题给了批评者,并求答案,可能也只能是摇头叹息!或曰,没法子!当然,世事都在发展中,问题的出现就有问题的解决。只是我们不能回避现实而已。

然而,当今的公务员考试,也就是我们的“国考”的出现,似乎又是一种社会的进步制度,尽管不知就里的人说我们是在学习西方的“考官”先进模式,尽管我们不知道这“国考”的发明权本是我们中国的科举制,但明显的把高考与公务员考试有机划分出来就是进步,就是把“政教合一”做法给于分开,让现代社会的文明机制更加凸显。不过,这还应该属于上个世纪初以蔡元培先生为代表的中国教育家的思想。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