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视教育工作室(原创)

Pingshi Education Workshop

 
 
 

日志

 
 
关于我

各位博友:当下博客功能已然是我的“笔记档案”了。因为weixin,所以,大家都去了那里。怎样去呢?可以搜寻我个人weixin公众号——王国平。然后点击“关注”,我们即可在手机相见。

网易考拉推荐

教室变奏曲  

2010-04-10 20:59:37|  分类: 管理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遥远,但又抹不掉的记忆中,仍是四十多年前我的第一间教室。至今我还懊恼和自责的是,第一位老师的形象和名字都无法想起,但教室的模样却始终不忘。
      那是林场山村的一所学校,我的教室是由铁匠铺改建而成,说是改建其实只是把原来的铁匠炉拆掉,房顶还留下了两个原来烟囱口,恰似天窗,透光与通风极好,可一到雨天便麻烦了。至于教室中的一应设施也算是能有的都有,如,木板拼制后涂上墨的黑板,一块长木板放在几个木墩上就是长条课桌,再做一套矮一些的就是凳子。其它大约就是粉笔了。尽管是简陋一些,可山里的孩子们的读书声和笑声还是从天窗中传出,还是让那些没有文化的林场工人感到了一种塌实,因为孩子们有学上、有书读了。
       现在,每当看见那些专用教室、多功能教室之类时,我又回想起我的山村教室,要说多功能,还是当年,上午一、二年级在一个教室上课,黑板中间划上一条线,老师讲完一年再讲二年的课,下午教室又属于三年级和四年级了。我想,用现代的名词,这应该叫做组合式多功能教室吧。
       后来,走进城里读书时,环境大变。第一次享用了双人同座的课桌,尽管,同桌的“她”也在桌面上划了一道比例失调的“三八线”,但我的兴奋点却在那雪白的墙面上,思考着,但不敢去问,很长时间了,还在想是不是用做馒头的面粉涂到墙上去了。
      看过白白的墙面之后,就开始对教室中那些激励学习的标语有了兴趣,对着“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团结紧张、严肃活泼”、“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等警句,每天都要有意无意的读上几遍。读了几年,教室的结构和文化也没什么变化,教室依旧。但此时,我似乎对教室外面的世界更加向往了,每节课的最后几分钟都在盼着下课的铃声。然后就是跑到学校后院的小山坡上,在山丁子树下去嬉笑玩耍。
      十年文革,教室“丢失”了,当然不仅是我。直到文革结束,恢复高考之后,我才又一次的走进教室,那是师范教室。再后来,就是中学教室,是以教师的身份走进的。
      此间,没有改变的是教室的格局、双人课桌,以及张贴在墙上的名言警句。改变的是我的心态。似乎很少再对教室中的一切给予关注,关注的是学生、教学和考试。当时“硬件”这个词还没有装入词典,只能说学校的条件确实很差。所以,大约有十几年的时间吧,这期间,学校的地位也随着大学毕业生的抢手势头一并发展。发展是个概念,落实到学校的实惠还是办学经费的发展,这是具体的,当然是收择校生的效益。这个效益还真的使学校的教室中发生了一些变化,硬件设施得到改善。
      近来,使我再次对教室进行一番研究,应该说,原因有三:一是从不同渠道接触了西方教育,其中,首先是教室让我费了一些脑细胞来认识和接受。原本根置和固化的那种简单严肃的教室,与西方学校的乱着着的,家不像家,教室不象教室相对比之后,感触颇深。从开始的不接受到后来的理解,是依赖着更新了教育理念完成的。之后,就是听华东师范大学陆有铨教授讲课时,谈到我国的教室,他说:“我们现在的教室很严肃,和西方教堂一样……”。听后,再一思量,确实如此。第三个原因是听魏书生老师讲演,其中讲到我国把学生学习的地方叫做教室,魏老师发问:“为什么不叫学室?”这是他基于学生应该是学习的主体来讲的一段颇有见地的话。
      我又一次对教室产生了兴趣,但与早年不同。我把教育的本质从理念认识上,翻腾了一遍,再去横着比较,竖着思考,围绕着一个问题:教室一定是严肃的场所吗?接着又给自己提出一个问题:教室能否建设成一个快乐场所?(不是娱乐场所)我想,如若此题成立,那么,首先要肯定的是学习是快乐的。至于学习究竟是不是快乐,可能还得由很多因素决定,起码是要有个人对学习的态度,要有大环境,当然,也要看遇到什么样的老师这样的问题。但若先不去考虑其它,仅从环境对人的情绪影响来看,那么,改变一下思维,改变一下教室的环境,让教室成为孩子们喜欢的活动场所,岂不是一件对学习大有益处的事情吗!
     
于是,我就把家庭拿来,与教室进行了一些组合。让衣柜、书架、玩具柜、书包柜等走进了教室,让孩子们喜欢的玩具、小饰品、照片摆上柜子,让原本挂在椅背上又常常会掉到地上的外衣放进了大衣柜。同时,也把各种花草、甚至鱼缸也搬到教室。而且,又让原来曾使我钟情的白墙换了一些色彩的组合,让那些有些硬性说教的标语警句“软化”处理,变成孩子们易于接受的语言。特别是还把那多年来具有阻隔老师和学生的讲台也让它下岗了。这样一来,不仅从学习环境上改变了原来的苍白和空白,关键是从人文的角度把对人的尊重也带进了教室之中。大家给这样的教室起了一个名字,叫“家庭式教室”。
      名字倒是其次,孩子们喜欢才是重要的。以往每当下课,学生们便蜂拥而出;每当上课,却又有些慢腾腾的回来。过去,教室中老师若在,便一片严肃,老师一走就嬉笑打闹。如今,教室中孩子们笑声多了。寻着笑声,我也常常会走进教室,去沐浴与孩子们笑脸同在的阳光。
      长久以来,我对教室一直有种情缘。但让我真正的从教育的意义上理解了教室,不是曾经,而是现在。


  评论这张
 
阅读(26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