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视教育工作室(原创)

Pingshi Education Workshop

 
 
 

日志

 
 
关于我

各位博友:当下博客功能已然是我的“笔记档案”了。因为weixin,所以,大家都去了那里。怎样去呢?可以搜寻我个人weixin公众号——王国平。然后点击“关注”,我们即可在手机相见。

网易考拉推荐

忽然庚寅  

2010-02-11 19:48:07|  分类: 随便闲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岁末盘点,是商人的事;岁末总结,是政界的事。我本无事,却在读祥顺“庚寅感言”后,被艺术家的思维撞击了一下,于是,忽然庚寅……

那一刻,从心里涌出一句话:人这一辈子呀!

之后,一惊!咋说这话啦!不才五十有几吗?祥顺在感言,此时正是艺术家的青春期。事实如此,祥顺的成为一流画家不也就是近十几年的光景吗?后面的路正长,画家的厚重都在晚年。所以,祥顺言之有理。

而我,为之一惊的原由恰好在此。我非艺术家,越老越厚重;也非老中医,银发飘飘正好时;当然,更不算是居于“庙堂之上”的学者,在晚年也挂个虚虚实实的名份,或多或少的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我就一个“无处落脚”,飘在无根之处的教育人,许多时候就凭着率性,说些大家听着有用的话,也凭着精神,做些自己喜爱做的事,而已。

我的岁末所思是,如此下来,何时告老?何时还乡?五十有五,于我来讲,着实不敢奢谈年轻,也不敢去宣称厚重,只有退步去想,放开去想。想到了同龄的从政为官者,想到了同龄的为工下岗者……

想那为官者,努力挨到了退休,世态炎凉也随之即到,或许还得为全身而退在庆幸中擦着一头冷汗;再看我的那些同龄工人,多数早已退守在家,数着退休金给生命来一次倒计时。

于是,我便聊以安慰。

也曾和友人闲聊说自己:三十没立,四十还惑,五十尚不知天命。

三十是何时?正是当教书先生的日子,一边还在函授学业,一边在承接着家庭重担,无暇也无意想其它的事,这就是“不立事”了。

四十正惑。教学已经到了一个高度,还想着“下海”溜达一下,兴致达到之后,又从挺好的公办跑到私立,整个一个折腾,不知自己是自己!

五十了,那年正好了结了一段教育生涯。又一次选择,人家选我,我也选人家。那种感觉就是年轻,根本就把五十这件事抛到了九霄云外。这就叫“五十尚不知天命”!

事实上,五十之后是又一次起步,又进入一条人生的轨道。

因为,之前所做的校长基本是干了许多不是校长的活,包括征地、立项、土建、招师、招生,几次都是建好学校,校长的椅子还没坐热乎就走人,再接新的建设任务。这次,安分了,肃静了,能静下心想想教育的事,琢磨一下管理的事。所以,静下心走的路就轻松了,轻松下来就写书,就干自己喜欢的事,而且是年年在往前走,没有停步。

没有停步就没有时间遐想,或者俗话一下就是“瞎想”,这样,有时就不知年龄,不知人已“过五”。正如《庄子》云:“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之过隙,忽然而已。”

尽管,已经庚寅……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