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视教育工作室(原创)

Pingshi Education Workshop

 
 
 

日志

 
 
关于我

各位博友:当下博客功能已然是我的“笔记档案”了。因为weixin,所以,大家都去了那里。怎样去呢?可以搜寻我个人weixin公众号——王国平。然后点击“关注”,我们即可在手机相见。

网易考拉推荐

转:西峡教改的课堂革命 (褚清源)  

2009-12-27 20:50:38|  分类: 管理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峡杨文普先生主创的课堂教学“三疑三探”教学模式,在《教育时报》褚清源先生的理性提升下,显现了一种涌动着教育生命的气息。我欣赏之处是一个“问”字,也正是这点揭示了当代教改的关键问题。因为,“学问”之贵,贵在有“问”,而“问”从何来?文普先生抓到了点子上,也就是“问”应该从学生起,这是关键,也是针对目前的一些教改模版一种颠覆,清源说是革命,也不为过。因为,之前的模式都是由教师置疑设问,都存在学生被动学习的问题。

至于模式问题,我一般是不提倡的。原因是当今的模式已经泛滥了,已经有作秀的味道了。但“三疑三探”我是认同的,因为我以为,当真正领悟了“三疑三探”之日,也正是模式消失之时。或者说,我更认同的这是一种教学思想,而不仅是模式。(这是我转此文的一小段引读)

质疑、探究、解惑,再质疑、再探究、再解惑。一切都在学生自主、合作的学习探究中自然生成。西峡县中小学的课堂被一个个学生的疑问充斥着,被一次次学生为探究解惑的精彩演绎而响起的掌声充斥着……

与洋思、杜郎口那具有创新价值的教改经验相比,西峡的教改实践更具颠覆性。传统的课堂导入常常是教师出示问题,引导学生进入文本,而西峡的课堂导入是由学生提出问题,而后在探究中解决问题;传统的课堂练习多是由老师出示题目,老师评价,而西峡的课堂练习则是由学生自己编题,学生评价;传统的课堂,老师预设的问题多,生成的问题少,而西峡的课堂,课前精心准备的老师常常被学生出其不意的质疑“问住”;传统的课堂,老师常常要求学生课前预习,课后布置作业,而西峡的课堂则不倡导学生课前预习,不提倡课后布置作业。

这就是西峡县——豫西南一个山区小县,无论是城区还是乡村都家喻户晓的“三疑三探”教学模式。近年来,县乡两级的教改实验,使学生的问题意识明显增强,自学能力和创新思维得到了有效拓展,面向全体学生尤其是后进生的课堂教学效益大幅度提高。该县中招成绩连续四年全市领先,高招连续四年增幅全市第一且位居前列。这一教改实践,也正在因为专家、学者的关注和兄弟县市的频繁交流而变得炙手可热。

 “三疑三探”的课堂改造

走进西峡县任何一所学校的课堂,你都能感受到这样的情景:全班学生都显得很亢奋,没有人游离于学习之外或者打瞌睡,所有人都在思考,都在质疑,也都在解惑,老师真正成了导演,课堂上不时有学生因提出精彩问题而响起的掌声。

“三疑三探”教学模式的课堂流程是:设疑自探——解疑合探——质疑再探——运用拓展。“三疑三探”课堂教学模式不倡导学生课前预习。课堂上学生接触新课之前,一切都是陌生的。老师出示课文题目,在没有走进文本之前,让学生展开联想并提出自己思考到的问题。比如,学习《董存瑞舍身炸暗堡》一文,老师出示课题,学生根据题目提出的问题有:董存瑞是什么人?暗堡是什么?为什么要炸暗堡?董存瑞是怎样炸的?结果暗堡被炸掉没有?不“舍身”能炸掉暗堡吗?是他一个人炸的吗?董存瑞现在还有家人吗?……教师归纳补充梳理后,引导学生带着主要问题深入文本进行“自探”,进而寻求问题的答案。

这是“三疑三探”的第一个环节——设疑自探,其实也是课堂导入的过程。这里的“设疑”,就是使疑问生成。这里的“自探”,就是自主探究。在“自探”的过程中,教师的作用是:把握进程,关注而不干扰。

“解疑合探”环节之“疑”,一方面是指“自探”过程中的未解之“疑”,另一方面是指“自探”中派生出的新的疑问。这一环节常常是生生互动、师生互动的合作性学习。坚持的原则是,“学困生”回答,中等生补充,中、优等生评判。“学困生”回答正确的问题就不需要浪费时间,立即转入下一个问题,难度小的问题同桌讨论,难度大的问题小组讨论,学生实在解决不了的问题,教师再加以点拨和讲解……这就是“合探”(即合作探究)的过程。

第三个环节是“质疑再探”。是在基本完成本节主要学习任务的基础上,鼓励学生质疑问难,标新立异,甚至异想天开,勇于向课本、教师以及其他权威挑战,针对本节知识再提出更高层次的疑难问题,再次进行深入探究解答,从而达到查漏补缺、深化知识、发散思维、求异创新的目的。如语文课上学生问“卖火柴的小女孩如果生活在中国,她的命运又会怎样?”“潭中鱼可百许头为什么要用‘头’?”地理课上学生问“清真饭店张挂的壶状标志是什么意思?”英语课上学生问“为什么用wide来修辞“嘴巴”而不用big?”数学课上学生问“大于180°小于360°之间的角叫什么角?”……

如果说一开始的“设疑”是“走进教材,用好教材”,后边的“质疑”就是“走出教材,超出教材”。这是一个不断深化和拓展的过程。这一环节在教学中尤为重要,因为它是引导学生从感性认识向理性认识过渡的关键环节,也是从课本知识向实际应用升华的必由之路,还是培育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的最佳时机,教师的教育智慧和机敏也在这里得到淋漓尽致的发挥。

第四个环节是“运用拓展”。是指学生针对本节所学的“新知”,围绕学习目标,尝试编拟一些基础性习题和拓展性习题,展示出来供全体学生训练运用,如果学生编拟习题仍达不到教学目标要求,教师要进行补充,然后在检查运用情况的基础上予以订正、反思并归纳。

“三疑三探”的主创者、县教研室主任杨文普说,教师在运用该模式时必须遵循“三讲三不讲”原则,即学生自学和讨论后还不理解的问题要讲,知识缺陷和易混易错的问题要讲,学生质疑后其他学生仍解决不了的要讲;学生不探究不讲、学生会的不讲,学生讲之前不讲。

南阳市教科所所长景国成对“三疑三探”教学模式进行了系统的调研后认为,“三疑三探”似是模式,实为理念:教师可以根据不同的学科或同学科的不同课型、同课型的不同内容、同内容的不同情景、同情景的不同学生,灵活组织教学活动。

质疑从课堂走向生活

“今天,你质疑了吗?”这是时下西峡县城乡校园里的流行语。这样的理念不仅淋漓尽致地贯穿于课堂教学的全过程,而且从课堂逐步延伸到课外,甚至成了一些学校校园文化的重要标示。

随着教学实践的深入,“三疑三探”的核心精神势必向课堂之外的校园生活、家庭和社会延伸。处处求疑、时时存疑,善于质疑,遇事总爱问个为什么,已成为西峡县中小学生的重要精神特征。

西峡县城区二小是“三疑三探”教学模式的首批实验学校。该校校长符喜华告诉记者,实验以来,学生成绩大面积提高,但他认为,成绩的提高只是狭义的变化,更重要的是学生独立思考、敢于质疑的精神得到了培养,综合素质得到了提升。比如,学生的自学能力、语言表达能力、对事物的判断能力和团队合作精神等都明显增强。

记者在城区二小采访时发现,质疑精神已成为该校学校文化的核心特征。以课堂教学为依托,该校开展了一系列相关的社会活动。“小问号”社会实践调查活动,让学生收集学校生活、家庭视角、社会现象、热点聚焦、自然科学中的问题并进行研究,进一步增强了学生“用问题的眼光看世界”“用问题的眼光认识周围事物”的创新意识。

让很多老师、家长感到欣慰的是,不少学生开始关注家庭、关注学校、关注社会,学生的社会责任感明显增强。一些学生常常根据自己平时观察到的现象给老师、学校甚至县委书记提出了许多宝贵的建议。比如:要让教室的墙壁得到更好的利用、让课桌的使用寿命更长、让厕所没有臭味儿、让校园内的风景树会“说话”等等。比如:怎么能够消除街道“牛皮癣”?怎么让居住环境更整洁?秸秆如何利用更科学?如何更好地发挥西峡的自然资源?等等。

学生的这种责任意识也得到了各界的积极回应。县委书记杨炳旭亲自给提建议的学生回信;学生质疑教材出现的错误,得到了有关部门的关注;很多家长为孩子的变化,纷纷给学校写感谢信。记者摘录一位叫封彦波的家长给学校的来信:

不知从哪一天起,儿子每天回家来总是有问不完的“为什么”;电脑屏幕上纯游戏的画面不知什么时候也开始在“百度”上来回变动——老舍姓老吗?有关山水的诗句有哪些?……还时常对我来一句:father, let′s go……

两年来,孩子的变化很大,这都得益于学校的“三疑三探”教育理念。现在学生对各门学科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善问为什么,乐于独立思考,创新实践方式,向老师提议并在我们帮助下带领30多名少先队员到居民区扫地、植树……他良好的生活、学习习惯已经慢慢养成,帮贫济困、扶老携幼、文明礼貌高尚品德正在他幼小的心灵中生根发芽,他积极乐观向上,感染着我们家庭中的每一个人。

教育因创新成就幸福

课堂的变化引发了教育教学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可以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课堂教学的理念变了,教学方法、方式,课堂结构与组织形式,课堂评价等等一切全变了。随之发生变化的还有,学生的行为习惯、教师的专业成长路径、教研员的指导方式等。而能为本土教改持续提供动力源的是,老师、校长和教研员工作状态和职业幸福指数的变化。

城区二小副校长田青梅一直在教学一线,每天看到孩子们提出新奇的问题很是激动。她说,“三疑三探”为教师专业发展注入了动力,老师们焕发出了职业生命的张力。

城区二中语文教师申曼说:“三疑三探”不仅改变了学生,更改变了我的教育信念。对于学生们提出的疑难问题,我并没有因为被学生问住而敷衍、搪塞,而是坦诚面对学生,课后请教其他老师或查阅资料。几年来,我收获了很多,自己专业成长的目标更加明确了。

位于深山区老界岭脚下的太平镇中学物理教师马小宝告诉记者,以前只能从学生作业中发现学生学习存在的问题,现在在课堂上问题已经全部呈现了。在实验之初,常常会出现学生提的问题没有价值、肤浅,甚至可能偏离教学主题,现在学生提的问题很深刻。设疑激发兴趣,解疑透析文本,再疑升华认识,“三疑三探”让我在教学中找回了自信。

数学教研员王星楼说,这几年,很多节假日我们都在加班加点,尽管工作很辛苦,但大家都觉得很充实,找到了职业的幸福感。“名师距离我们并不遥远。这几年,成长起来的优秀教师很多,个个都能上优质课”。

一个时期以来,大家心里想的是“三疑三探”,课堂上实践的是“三疑三探”,甚至茶余饭后嘴里说的也是“三疑三探”。

化学教研员张瑜琴为做好学科教学的专业引领,对“三疑三探”的研究作为每天工作与生活的重要部分,常常工作到深夜。受她的影响,在政府部门工作的爱人也成了“三疑三探”义务宣传员。

双龙二中校长别文清说,近年来,从小学到初中,学生的辍学率、逃学现象和课堂上的睡觉现象没有了。学生观察、发现、质疑、探究习惯的逐渐形成,促使广大教师放下手中的教参资料,把更多的时间用于阅读更多、更有价值的书籍,也迫使更多的家长放下麻将和酒杯,去读书、看报、查阅《百科知识》。可以说,“三疑三探”扎扎实实地把培养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落实到了学生的学习、生活和实践之中。

2005年至今,在全市每年的教学技能竞赛中,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该县参赛教师均获得一等奖,多名教师代表河南省到陕西、四川、湖北等地参加全国赛课均获一等奖。2007年,西坪镇教研员赵惠获全省“十佳教学能手”第一名,并于2008年8月在宜昌举行的全国语文新课程教学研讨会上执观摩课。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